2020年CSGO大事件盘点:丑闻、转会和封禁

作者:admin 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 发布时间:2021-09-29 02:56    浏览量:

  LOL押注官网2020年一开头就发生了件大事:Dignitas以最意想不到的方式重回CS:GO项目。这家俱乐部让当年NiP的冠军五人组重聚于此,不过Fifflaren担任的是教练一职。在多年以后,这几位14科隆Major冠军获得者终于能够再聚一堂了,这无疑让老NiP的粉丝们十分激动。

  在社交媒体由ESL工作人员发起的一次投票中,著名主播summit1g获得了这一头衔。因为,说句实话,你真的很难再看到一支队伍因为这样的个人发挥而最终输掉了比赛。

  在2016年DreamHack奥斯汀站Splyce对阵CLG时,图一为火车这张地图,而Splyce率先拿到赛点。csgo新闻事件在15-11这一回合,summit1g打赢了最后的1V1残局,却在与队友击拳时没有看屏幕,导致他控制人物走到了自己丢的火里身亡。输掉这一回合并不可悲,可悲的是CLG将比赛追至加时后翻盘了。这一丢人操作让summit1g在CS:GO的历史中“臭名昭著”,以至于CS:GO在回防模式中专门设置了一套武器配置,与当年这位选手的道具配置一样,名字就叫做“1g”。

  由于新冠疫情的原因,2020年的大部分赛事都无法在线下展开。线上赛时期由此到来。

  事情要从IEM卡托维兹说起。当时波兰政府已经意识到了病毒的危险性,由此下政策禁止了卡托维兹体育馆内能有观众。作为每年除Major外最重要的赛事之一,粉丝们自然是不乐意的。但让他们没想到的是,场馆不能有观众这一政策,已经是线下赛禁令之前最大的妥协了。

  当时人们认为疫情在2020年末就会结束,因此有关于里约Major的各种计划仍在讨论范围之内。在其中,最重要的一个改变就是Valve引入了RMR机制。队伍将不再收到直邀,而是通过各个赛事的分数加成来确定自己前往里约Major的门票。然而,随着疫情超出人们预想的不断加深,里约Major和2021年的春季Major都遭到了取消。

  除了导致线下赛取消以外,疫情还让不少选手处于强烈的挣扎之中。最开始是gla1ve宣布由于“压力问题”,他将暂时离开Astralis活跃阵容。没过多久,Xyp9x也因相同原因告别了赛场。在五月份,olofmeister由于“缺乏动力”而离开了FaZe。后半年又有nawwk和sergej分别因健康问题和动力殆尽离开了队伍活跃阵容。

  尽管全世界都在线上赛时期密切关注着选手们的发挥,也有一部分人注意到了一直存在的心理健康问题。越来越多的俱乐部选择转至六人阵容,希望能够以此来分担原阵容五人的压力。类似于Vitality的六人阵容就获得了不小的成功。

  在四月份,Valorant的测试版上线,吸引了不少人的眼球。于是在六月份,Valorant正式上线,宣告着Riot对于CS:GO的第一波进攻。

  与CS:GO的写实风格不同,Valorant拥有更加活泼明亮的色彩和技能各异的干员。这也让玩惯了CS:GO的部分玩家眼前一新。根据数据统计,在Valorant刚发行时,CS:GO的玩家数大约减少了10%。

  除玩家流失以外,有不少CS:GO职业选手也选择转战Valorant。在这其中,最著名的有爆头哥ScreaM和前Liquid指挥nitr0。

  尽管开年的种种不顺,但CS:GO却达到了它从未有过的高峰。自2012年发行后,这款游戏的同时在线万。好景不长,Valorant的正式发行让CS:GO的在线人数有了一定的下滑。人们也确信这款游戏无法再回到过去的高峰。

  但CS:GO又一次做到了。在11月份,其同时在线人数又一次突破了一百万。Valorant的竞争力似乎也不再那么大了。Valve再一次确立了自己的霸主地位。

  由于疫情原因,大部分大型赛事都在欧洲地区展开,而北美队伍由于出行受限,自然无法参加这些赛事。这样的限制使得北美选手的实力慢慢衰弱,也沉重打击了俱乐部的经济实力。

  结果就是,类似于100 Thieves,Chaos等俱乐部宣布退出CS:GO项目。Gen.G也将其阵容转至交易名单中,其队员autimatic和BnTeT至今仍在求职。

  在今年CS:GO的历史中,如果有一件事能用以铭记这一整年,那必将是教练BUG事件。一位电竞相关人士在今年将教练BUG公之于众——这其实就是个游戏BUG,但它能给使用的教练们带来“作弊”一样的体验。此外,这位人士还说这一BUG可以追溯到2015年,而且有不少教练都接触过这一BUG。

  最终,ESIC发布了一篇报告,显示共有37名教练涉事,而他们被禁赛一段时间,不能参加DreamHack,ESL等赛事方的比赛。不过有些俱乐部选择支持他们的教练,把他们留在队伍中,给予他们不同的职位。

  Cloud9作为北美最有名的俱乐部之一,在CS:GO项目上却挣扎已久。在今年,他们找来了HenryG作为战队经理,再一次去组建足够强大的阵容。

  这位新任经理以ALEX作为指挥签下了一套阵容,也展示了或许是CS:GO历史上最夸张的阵容签约费用。在其中,仅es3tag的合同费用就高达210万美元,其余选手的的合约费用加起来也高达380万美元。

  NiKo自从2017年转会至FaZe后就是队内资历最老的选手之一。然而,这位选手却在今年转会去了G2,离开了这家他为之效力三年多的俱乐部。

  作为全世界最强选手之一,当G2宣布这次转会完成时,人们都在讨论这其中的转会费究竟有多少。考虑到G2把这次转会命名为“CS:GO最重大转会之一”,以及当年NiKo从mousesports转会至FaZe的费用已高达50万美元,这笔费用的金额只会比50万来的更多。

  2020年对MIBR和ENCE来说绝对不是个好年。这两支队伍的成绩在这一年一落千丈,一拉到底。由此,变阵便不可避免。

  MIBR在教练BUG事件中下放了dead,又在一连串糟糕成绩后下放了fer和TACO。目睹此番举动后,FalleN主动请求被下放,也离开了活跃阵容。随后,MIBR很快找来了leo_drk,vsm和LUCAS1补齐阵容,参加了一系列赛事,并取得了不错的成绩,重回人们的目光当中。

  与之相对应的是ENCE,这家俱乐部早已风光不再。先是Aerial和sergej由于身体原因和动力原因离开了活跃阵容,而后在allu做客的HLTV Confirmed发布后,他又遭到了sergej和suNny等队友的强烈指责,而suNny最终也被ENCE下放,离开了该队伍的活跃阵容。

  如您认为本网页中有涉嫌抄写的CS:GO赛事看点内容,请及时与我们联系,一经查实,本网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的资讯内容

相关新闻推荐

关注官方微信

Copyright © 王者荣耀下注官网 版权所有